2021
04.28

任一在这个蛮荒世界,一直不得离开,索性就跟在少族长屁股后面看热闹。

一群野蛮人纠集在一起,拿着各自的粗糙武器,气势如虹的往另外一个部落赶去。

有一个掉队的野蛮人,因为没看到脚下的路被拌倒了,哼哧哼哧趴在地上起不来。

任一上前去想要拉扯他,双手从野蛮人身上穿过,就好像当初是个透明人的蓝晶。

他果然在这个世界是个虚幻的存在,不能触碰这里的人,只能像个看热闹的路人甲。

“奇怪,既然碰不到他们,我的水龙符纸又是如何生效的?

还是说,有灵力存在的东西,就能在这个世界触碰到,就好比那两姐弟,她们能看到我,也能摸到我,应该都是有灵根的人。”

任一大胆的在心里猜测着。

随即,也不再去管那个摔倒的野蛮人,转身跟着众人身后。

野蛮人之间的交锋,充满了原始的味道,血腥又残忍。任一对哪一方都没好感,自是两不相帮,找了一颗高高的大树坐上去,只等看结果。

也不知这样的人,当初是如何抓到那个祭台上的女子?那个御剑飞行的男人,明明有大神通,为何只是放了一把火,就饶过他们,并没有真的下杀手,弄死一个?

太多的问题想不通,任一也不知道自己还要待在这里多久,离开的契机又是什么?

渔家女孩高清民族风写真图片

会是那个御剑飞行的男人吗?

就在他神思恍惚的时候,一只箭矢擦着他的脸庞而过,狠狠插在了后面的树干上。

“哇靠,搞什么?”

他一个蹦哒站起来,俯瞰向那射箭的人,人群纷乱混战在一起,根本没法追溯。

这一箭来得悄无声息,他这样的海灵境大高手,都差点吃亏,可不像是野蛮人能办到的。

他搜寻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异样,正满肚子郁闷时,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,“你在找我吗?”

“喝!你是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任一赶忙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,一副防御的姿态。

男人讥讽,“哼!躲什么,刚才要是想要你的小命的话,你以为,你还能活着吗?”

任一无言以对,因为这个男人并不陌生,正是那个御剑飞行的男人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蹿到他后面去了。

神王境强者,恐怖如斯?

“阁下意欲如何?”

“不怎么样,要是我没猜错的话,你应该是误入此间的外界之人吧?”

“你如何得知?”任一对此并没有否认。

“很好!那就跟我走一趟吧!”

任一还没反应过来是何意,已经被男人一把抓到飞剑上去,腾空飞走了。

风呼啦啦的在耳边吹着,嘴里也被灌满了风。任一可不敢挣扎,万一从高空掉下去,不死也得残废。

更何况,飞行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,和之前做梦时的感觉很不一样。

那个时候,他还能置身事外,像个看客,此时,就是真实存在啊!

在半空中飞,就是比在陆地上跑快了很多,不过是眨眼的功夫,对方就把他加持到了一个私人洞府里。

这真的是个洞府,巨大的山体,宛如被掏空了的感觉,里面亭台楼阁一样不少,小桥流水照样欢腾。

最神奇的是,地板上雾气升腾,朦朦胧胧间,他好似来到了仙境,脚踩在上面,特别的不真实。

男人可没那么多时间给他感悟,不耐烦的催促着他,“赶紧跟我来,做好了,有你的好处,要是没用,哼哼!就进我的化灵池里洗洗睡吧!”

“要我做什么?还有……什么是化灵池?”任一脚下生风的紧随男人背后,不乏好奇的追问着。

反正问问又不要钱,他才不会装糊涂。

男人心里有事,语气一直短平快,说得也很急促,“哼!啰嗦,你左手边的那个水池,可不就是化灵池,至于有何用,等你用到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。

相信我,你绝对不会想知道的。”

说话的功夫,两人走到一个紧闭的大门前,那个男人在墙上摸索了一下,一个巨大的转盘突兀地出现在大门口,上面标注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符号,有的像根筷子,有的像个勺子,有的像把镰刀……

这些符号分布在三个能旋转的金属圆环上,圆环一个套着一个,各种排列组合,看起来很复杂的样子。

任一看得一头雾水,却见男人左三圈扭了一下最大的圆环,右五圈旋转了中间的圆环,再接着左八圈的转了最小的圆环。

当所有圆环上的数字,都对准了后,只听得门里面“咔嚓”一声响起,再接着一阵齿轮轰隆隆的旋转后,紧闭的大门向两边分开,露出里面来。

那竟然是一个充满了粉红浪漫情怀的内室。硕大的圆床上,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,静静的躺在上面。

任一就是用脚趾头想,也能猜出来,这个女人就是之前,差点被人在祭台上烧死的人。

此时的她,脸上的面纱已经被取下,一张惊艳得令人窒息的脸,让任一忘记了岁月,忘记了空间,忘记了自己。

男人对这样的事,似乎已经司空见惯,但是,还是忍不住出声,弄醒了任一,“小爱回来后,一直昏迷不醒,我给她用过了很多灵药,貌似没有效果。

也不知道她哪里出了问题,可以用上什么样的药?”

男人一脸心疼的摸着女人的脸,眼里尽是疼惜的神色。看样子,这个女人应该是他的心头好这样,否则他也不至于病急乱投医,胡乱拉任一凑数。

“咳咳……我不是看病的郎中,对此也无招啊!”

任一可不敢乱给药,万一出事了,他可赔不起这条人命。

男人冷若冰霜的道:“既然不知道,那留你何用?我这就送你一场造化,让你成为我化灵池的养料吧!”

“啊!慢着!”眼瞅着男人的手,就要拍打在自己身上,任一忍不住提议道:“我虽然不会看病,但是身上的灵药很多,说不定,就有一个对诊的呢?”

男人收回自己的手,气不到一处来的样子。

“咳咳!稍安勿躁,待我琢磨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