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
04.28

“……”

“澳洲电网的项目是我指使宝贝偷的,也是我亲手曝光的,临别前的礼物,喜欢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比起你对我做过的事,这些还不足十分之一,希望你笑纳。”

每说一个字,宁溪就觉得自己心里在滴血。

可是报复性的说出来,真的太爽了……

她憋了那么久,终于能够让他痛一痛。

就算不够痛,愤怒也是好的。

凭什么只有他能折磨她?

只是身体真的好难受……

胃里翻江倒海,他刚才最后那几下,恨不得将她弄坏,一股酸水在喉咙里四窜……

战寒爵眸中似有火光在迸射,越来越浓郁:“澳洲电网果然是你在背后指使!老九到底给了你什么,你要这样替他卖命?”

清纯学生妹运动畅饮唯美写真照

他改为掐着她的肩膀,用力地摇晃着……

一阵天旋地转,宁溪胃里的那股酸水几乎已经到了喉头。

“松手……”她艰难地吐出两个字。

战寒爵咬牙切齿:“既然你敢做,那你就给我好好等着,我……”

“呕——”

宁溪突然不受控地俯身,呕吐起来。

她半弯下腰,单身抚着胃,双肩隐隐颤抖。

战寒爵来不及抽回手,西装外套和手臂上都被秽物弄脏,太阳穴青筋一根根鼓了起来,但他还未暴怒,视线就挪到了宁溪身上。

此刻是在夜色下,再加上,宁溪弯腰半蹲的动作,导致战寒爵看着她就像在捂着自己的小腹。

一种猜测猛地映入脑海——

“几个月了?”

宁溪脑袋里一片空白,耳膜也嗡嗡地响。

根本听不清他究竟说什么……

“回答我!

头顶又传来男人阴沉的嗓音,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。

“你听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宁溪只是很本能的解释。

可落在战寒爵的耳畔又成了另一番意味,她在躲避,不想告诉他!

“这个孩子是谁的?”他偏要问个究竟。

宁溪顷刻间僵住,不可置信地抬起眼帘。

孩子?

什么孩子?

明明已经止住了哭,此刻泪意却还是忍不住涌上眼眶。

她只跟过他一个人,他却问她孩子是谁的?

原来他真的以为她这么水性杨花……

她突然就笑了,笑得比之前还要讽刺,心里是难以言喻的凄然。

“我和你分开一个半月,在法国呆了一个月,你问我孩子是谁的?孩子当然不是你的!”

她果然背叛了他!这个认知,让战寒爵内心有一股火在燃烧。

冰冷的视线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,男人疏离的俊彦被黑暗笼罩。

她只能听到他没有温度的嗓音,就连呼吸都没有起伏:“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和程颐什么都没做过!既然如此,无论这个孩子是谁的,我都不会让他再留下来!”

“你想做什么?”宁溪心慌意乱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战寒爵没有回答,直接拽着她的手腕,将她往外拖。

被他这样拖着一路前行……

四周不断有人投来视线,但他恍若未见。

宁溪彻底慌了。

她压根就没有怀孕……

后背窜起一股寒意,宁溪刚想要解释,可途径一条小路口时,就遇到了程颐。

程颐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桶。

啪嗒……

当他看到战寒爵拽着宁溪的时候,手里的保温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。

“战寒爵,又是你?你快点放开溪溪!”程颐朝着战寒爵呵斥,一张温润的脸涨得通红。

战寒爵一双漆黑的眸冷冷瞪着程颐。

他着急的样子,倒像印证了什么。

唇角挽起一抹嗜血的冷笑……

“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胆,敢碰我的女人?”

上位者的气压逼来,程颐虽恐惧,却没退缩:“也是我该谢谢爵少让我来欧洲,才能和溪溪重逢,如果你再不放开溪溪,我现在立刻报警,我想您应该也不希望在报纸上看到你欺压女职员的丑闻吧?”

“溪溪,叫得还真亲切……”战寒爵毫不在意所谓的丑闻,扬起嘴角,开始危险满满:“想不想知道这个女人刚才和我做了什么?”

程颐看到宁溪的脸色明显一瞬间变得刷白。

他态度强硬:“爵少,我知道你们曾在一起过,那就代表我已经接受了一切,无论溪溪做了什么,我都不介意。”

“说得可真是高尚,为了一个几分钟前才陪我上完床的女人,程颐,她值得放弃你的大好前程么?”

几分钟前才陪他上完床……

程颐,她值得你放弃你的大好前程么?

两句话如魔音灌耳,宁溪怔怔地望着战寒爵。

月光混杂着朦胧的灯光,他轮廓分明的五官此刻却有些看不清了。

她始终无法相信,这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。

当着程颐的面侮辱她,威逼劝退程颐,就是他的报复么?

哈,还那真是太符合他的身份了!

“离开她,我给你五百万,美金。”他又是似嘲非嘲地开口,似笃定了什么。

程颐眸中闪过惊诧和震愕。

他看向宁溪……

宁溪却扬起了嘴角,淡淡地笑了。

战寒爵也没料到宁溪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,明明他的话……那么伤人。

“是啊,我怀着别人的孩子,才刚刚陪你上完床,生性放浪,低贱卑微,我本来就是这样一个女人,所以,你何必花五百万美金让程颐离开我?不觉得太浪费了么?你应该挥一挥手,连看我一眼都嫌恶心的。”

语气里听不出半分自嘲,出奇的平静。

好像她说的是自己,又好像只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女人……

程颐眼底更加惊愕了。

她怀孕了?

但随之而来便是更加汹涌的愤怒!

他突然握住了宁溪的手,然后高高举起,故意秀给战寒爵看——

“战寒爵,我们也有一件事要告诉你。”

“我和溪溪订婚了,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。”

“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。”

说完,程颐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宁溪身上,语气温和,带着宠溺:“天冷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宁溪错愕地望着他……

程颐却像看不到她眼底的惊讶,替她扣好了纽扣,露出一个很浅很浅的笑容。

战寒爵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亲昵,垂在腿侧的手一点点捏成了拳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