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
04.29

贺蒙的下属听到要派兵去剿匪,祁海明跟李家默等将领主动请缨,最后贺蒙点了李家默五百兵马前去新桥镇剿匪。

贺蒙并不想符景烯跟着去剿匪,特意与他说土匪很凶残剿匪会非常危险,他要去的话可能会有性命之危,可符景烯执意要去他也就答应了,

李家默知道这事,非常的反感。

新桥镇离合洲有三百多里路远,走了两天就到了。在离新桥镇四十里远,李家默就让安寨扎营并没继续赶路。

符景烯去找李家默,问道:“为什么不在鬼洞山的山下扎营?”

李家默觉得他很白痴,很不耐烦应付他就叫来副手道:“你与咱们这位钦差大人说说,为什么我们不在鬼洞山下扎营。”

说完他继续看地图,没在搭理符景烯。

老八看了心里很恼火,但符景烯都没发话他再不满也只能憋着。等以后案子了结了,非得揍这王八蛋一顿。

副手姓尹名典是正六品的百户,他对符景烯态度比较恭敬:“钦差大人,我们要再鬼洞山下扎营钟麻子很快就会知道我们是来剿灭他,到时候他带着人往山里一躲。鬼洞山地形复杂,我们想在山里找着他们难如登天。”

“可我们来到新桥镇,这事他应该很快就会知道的。”

李家默觉得两人妨碍了他,说道:“你们去旁边的屋子说。”

尹典笑着说道:“我们对外说是去徽州的在这儿休息一晚。而且我们现在离新桥镇还有一点距离,钟麻子没那么快得到消息。”

运动型美女牛仔热裤小白鞋漫步街头写真图片

“钟麻子有多少的同伙?盘踞在鬼洞山多少年?”

符景烯此时仿若化身为好奇宝宝,什么都要问个为什么?尹典被问得头昏脑涨,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。

李家默看到他回来时眼神有些呆滞,放下手中的笔问道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尹典拍了下自己的脑袋,半响后才说道:“刚才钦差大人一直问一直问,都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的问题。”

“问了什么?”

尹典想了下说道:“开始是问钟麻子以及他的属下的情况,后来问了鬼洞山的地形,然后又询问了军中的情况……后来、后来好像还问了我父母是否健在有几个孩子……”

李家默神色不动道:“那你说了什么?”

尹典也不知道自己最后说了些什么,不过他肯定不会将这些告诉李家默的:“就将钟麻子以及鬼洞山的详细情况都告诉了他。至于说军中情况,这个我哪知道,这些又不归入我管。”

为了让李家默放心,尹典说道:“大人你放心,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。”

李家默点头道:“知道就好。”

尹典想着符景烯刚才的表现,很是担心地说道:“大人,你说这个钦差不会还要跟着我们上山剿匪吧?”

“瞧他这个架势肯定要跟着去的。”

尹典很不高兴地说道:“他要去了岂不是添乱?山路那么难走他爬得动?还有打起来的时候,咱们还得分出人手保护他。”

李家默笑了下说道:“这个不用你担心,他有护卫不需要我们保护。”

听到这话,尹典压低声音说道:“大人,我听说那个柯大人对钦差大人很不满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李家默对这些八卦信心不感兴趣:“就是再不满,他也得保护钦差大人的安。钦差深得太孙殿下信任,若他有个闪失柯衡必将前途尽毁。”

所以哪怕不喜欢符景烯,柯衡也会竭尽力保护他的安。

尹典压低声音说道:“传闻这位钦差大人很厉害,可我却没瞧着他哪里厉害啊?嗯,长得倒是很出众,听说咱们那位三姑娘一眼就相中了他。”

这个三姑娘是贺蒙的二房所出,深得他的喜爱。如今已经到花杏之期,贺蒙与这位贺二夫人在为她寻觅夫婿。

李家默不屑道:“钦差看不上她的。”

尹典与李家默私教不错,听到这话不由八卦起来了:“大人这话何意?三姑娘长得一朵花似的,为何钦差看不上。”

很多人总说女人八卦,其实男人八卦起来更厉害。

李家默嗤笑一声道:“因为这位钦差大人的妻子不仅才貌双,更是镇国公的义女。她贺芷蔚不过是一个妾氏的女儿还妄想嫁给钦差为妻,做妾人家都嫌。”

尹典大吃一惊,呀了一声道:“钦差大人的媳妇竟然是镇国公的义女,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啊?”

李家默长出了一口气,说道:“不仅如此,她妻子还深得长公主的器重,与英国公家的大姑娘也亲如姐妹。”

在军中镇国公府跟英国公那就是两座庞然大山,军中之人多少想攀上关系都攀不上。这家伙倒好,娶了个媳妇得了这么大的人脉。

这些消息是符景烯故意让柯衡透露出去的,一来是让贺蒙更有顾忌,二来也是想试探下李家默的反应。

尹典有些纳闷地问道:“可我没听说钦差大人有个很厉害的岳丈啊?”

他下意识地认为能跟英国公府的姑娘结为姐妹的,肯定也是名门贵女了。

李家默说道:“他岳丈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六品小官,不过他那妻子手段非常高超,与许多权贵交好。”

在官场上,有人脉与没有人脉天差地别。

尹典说道:“竟只是个小官的女儿,那这女人真是厉害了。”

“是很厉害。那日宴会将军让念奴给他斟酒,你猜他怎么说?他说与妻子承诺,不许任何女子靠近。”

没人觉得符景烯是尊重妻子所以要远离其他女子,只觉得他惧内。

尹典不由笑了起来:“没想到他竟也是个惧内的。”

“难道你不是?”

要知道,尹典惧内在整个军中都有名的。

老八跟着符景烯回到屋里后,冷着脸说道:“老爷,这个李家默一点都没将你放在眼里,咱们得给他点颜色瞧瞧。”

“有本事的人都比较傲。”

老八直言不讳地说道:“没发现他有啥本事?而且就算有点本事又如何,难道还能比得过老爷您。”

符景烯瞅了他一眼:“带兵打仗这一块我肯定不如他。正好趁着这次的机会好好跟他们学习一下。”

不会的他都会用心去学,就算将来用不上也能开阔眼界。等儿子长大了,也能教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