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
04.30

“哈哈,小子,你以为成道了,晋升到了八转大帝,就能挑战老大了?”

“不过你也不必灰心,就算是我们都接不住老大力一剑,更何况是你了。”

影子道士幸灾乐祸道,随后大袖一挥,斗转星移,众人便又回到了灵泉宝地。

听到影子道士的话,王腾心中却是苦笑不已,他倒是没有灰心,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影子剑客的对手,只是没有想到双方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巨大,令他败得这么干脆利落。

同时,影子剑客那对于力量的掌控,更让王腾震撼不已。

方才影子剑客那霸道无双的一剑,光是临近的剑压,就让他几乎要在一瞬间化作齑粉,但就在刚刚达到他所能承受的零界点的时候,那道剑光便是正好瞬间自动溃灭,化作一股股劲风拂过。

这看上去简单,但实际上其中蕴含的东西太多了。

所谓见微知著。

窥一斑而知貌。

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,影子剑客的剑道造诣究竟可怕到了何等程度,对于剑道的理解,对于力量的控制,完不是现在的王腾可以想象的。

只是,回想起方才影子剑客斩出的那一剑,王腾心中却是不由感到一丝熟悉。

他微微思索,脑海同时涌现出了两个画面,一个是当初剑神谷中那个“长风哥哥”挥出的那一剑的画面,一个是影子剑客方才挥出那霸道一剑的画面。

吃早餐的少女生活照

两者斩出的那一剑,虽然气息各不相同,但是其中却又似乎蕴藏着同一种本质。

正是这一种本质,让王腾感到熟悉。

“影子剑客前辈跟小修的前主人一定有着某种关系。”

王腾喃喃道。

“感觉到了吗?”

影子剑客神情平淡的道。

“嗯?”

王腾闻言顿时看向影子剑客,眼中浮起一抹惊异之色。

“前辈方才的这一剑,与我从剑神谷的领悟到的那一剑似乎有着某种本质上的联系。”

王腾说出心中的感受。

影子剑客眼中露出一抹欣慰与赞赏之色,道:“你能感受到这一点,倒也不错。”

“你方才所施展的那一剑,还不够单纯,不过纯粹,因为你没有领悟到其中的本质,只是学到了其形,却并未领悟其中蕴含的真义。”

王腾闻言顿时神情一动,此刻他已经不再去纠结影子剑客与修罗剑的前主人那个“长风哥哥”究竟是什么关系了,而是将注意力完的移到了影子剑客所说的剑道上。

影子剑客此刻对他说这些,摆明了是要指点他的剑道,要是这个时候自己再去纠结对方与那个“长风哥哥”的关系,那自己就是傻子。

就算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又如何?

能让自己领悟到更强的剑道,能让自己变强吗?

因此此刻,王腾立即拱手请教道:“请前辈赐教。”

影子剑客只是平静的道:“没有什么好多说的,你只需要记住,大道至简,返璞归真。”

“……前辈,就这些吗?没有其他要交代的吗?”

王腾有些发呆,大道至简,返璞归真,这些都是修行界老生常谈的话了。

影子剑客顿了一下,道:“一个真正的剑道强者,随手一剑,便可以发挥出最强的实力,任何一剑都可以爆发巅峰的实力,无需任何繁杂的招式,一招一式皆由心生,再平凡的招式,在其手中,亦能绽放出不朽的光芒。”

“我无法让你瞬间一跃成为这样的高手,我只能告诉你,大道至简,返璞归真,有时候简单,才是最实用与强大的手段。”

“剑道不在于形,甚至天下之间的一切道与法,皆不应该在于形,而在于它的核心本质。”

影子剑客又稍微详细的提点了一下。

王腾道心四重天巅峰的悟性,令他心中顿时像是涌现出了某种明悟,但是却始终像是隔着一一层膜,无法捅破,无法将其抓住。

“前辈,那他们的核心本质,又是什么?”

王腾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影子剑客却没有再言,转身走入怪石之中,化作一副壁画,背对王腾,抬头看天。

王腾狐疑的看了看天,这是什么意思?

随即他也矗立于此,与影子剑客保持一样的动作,抬头七十二度仰望天空。

“笨蛋,老大这是不想理你了,并非暗示你看天。”

一众影子生灵见状骂道。

王腾顿时脸色一红,回头辩解道:“我当然知道前辈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觉得今天的天空好美,多看一眼不行吗?”

结果遭到一众影子生灵鄙夷的眼神,一脸嘲笑。

王腾干咳一声,无颜再留下去,冲着影子剑客以及其他诸位影子生灵们拱了拱手,以自己要下去参悟道法,以及准备确立帝号为由,灰溜溜退走。

……

外界。

整个神荒大陆,东荒,南岭,西土,北冥,中州等五大域都难以平静。

王腾成道,一步迈入八转巅峰大帝,震古烁今,被誉为万古一帝。

如今,消息已经彻底传遍各大域。

不少人都在议论着王腾最后一场与疯剑至尊的证道战,一些当时就在现场观战的人,此刻都是吹的天花乱坠。

同时,随着王腾成道,各方势力都立即去通知了自己宗门的绝世天才,那些因为王腾证道而被迫避其锋芒闭关的其他证道者们。

“王腾顺利成道,接下来,这片天地,便是其他证道者们的舞台了……”

“不过有了王腾珠玉在前,其他人即便在证道之路表现再惊艳,也不可能超越王腾了。”

“是啊,经历了王腾以至尊铺路证道,再看其他证道者们同代争锋,宛若儿戏,索然无味……”

不少人感叹道。

一些重新出世,跃上证道舞台的证道者们,听到这些议论,顿时感到憋闷不已,但是却不敢往心里去。

因为,那个人的确太妖孽,他们根本不敢去与之相提并论,跟别说有任何不服了,只能默默的征伐,同辈证道。

“让流云出世吧,那王腾已经成道,接下来,该是我顾家麒麟儿的舞台了。”

平阳至尊冲着顾家家主说道,心中却是有些感慨,若顾流云也能如王腾那般惊艳便好了。

亦或者说,若王腾是他顾家的人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