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
04.30

慕婉婉眸子一亮,马上兴奋地提议:“那我们去花园吧?那里安静,也没什么人来往。”

“好。”

战寒爵和慕峥衍贴耳低语了几句,将酒杯优雅地放回托盘中,然后和慕婉婉一前一后去往了鲜有人来的花园……

今晚的月色很美,慕婉婉和战寒爵慢悠悠地走着。

慕婉婉激动不已,和战寒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多半都是她说很多,战寒爵才会回答一句。

为了不让气氛冷场,慕婉婉不停地抛出其他新话题。

但她一点也不气馁,反而更加热络。

战寒爵越是有挑战性,被她拿下的时候,宁溪受到的打击才会越大。

临近花圃四下无人,昏黄的路灯光影戳戳的,气氛越来越“瞹昧”了。

慕婉婉很自然地去勾战寒爵的胳膊,往他怀里蹭:“表姐夫,我突然有点头晕,你扶我一下……”

“我不喜欢和陌生女人接触,抱歉,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,先走了。”战寒爵面无表情地将慕婉婉的手拨开,掉头便走。

慕婉婉的手臂被战寒爵甩开,她愣在了原地。

雪天冰冻湖面上清纯少女森系装扮美丽冻人写真图片

搞什么嘛?

他把自己带来这么偏僻的地方,不就是想发生更亲密的事情么?

“表姐夫,我是不是哪里惹你生气了?”慕婉婉带着勉强的微笑,又夹杂着一丝委屈,朝战寒爵背影追了过去。

可战寒爵的步伐迈得很大,才几个呼吸的空隙,男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慕婉婉踩着高跟鞋,穿着开叉礼服,想追都追不上,气得恨恨地跺了跺脚。

结果脚下太用力,稍不注意就扭到了脚踝,疼得她低呼一声,蹲在地上伸手揉着脚踝,想到她包里的致幻药剂,刚才应该直接对准他的脸喷过去的!

视线里倏忽多了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,被擦得近乎反光。

“表姐夫你回……”慕婉婉惊喜地抬眸,以为是战寒爵回来了,但在看到来人是沈恪那张棱角分明的五官时,呼吸一顿:“怎么是你?”

慕婉婉吓得不轻,脸色都变得有些惊恐,顾不得脚踝的疼痛,撑着膝盖站起来,下意识快步往宴会厅方向走。

可是这里太偏僻了,她很快就被沈恪拦住了去路。

沈恪阴邪地扯着嘴角,挡在她面前,像个邪恶的魔鬼:“深更半夜勾引自己的表姐夫……原来你这么缺男人?早点告诉我嘛,我可以满足你。”

“你……混蛋!”慕婉婉被他这么直白的调戏弄得面红耳赤。

她扬手对准沈恪的俊脸挥过去,可是手腕却轻而易举被沈恪擒住,沈恪是雇佣兵出身,又是粗犷的男人,力度自然比一般的男人大很多。

仅仅是被他这么挟持着,慕婉婉就觉得自己的手骨像要碎裂了!

“疼……”

“要我疼你?”沈恪邪气地勾唇:“没问题!你乖一点,想要我怎么疼就怎么疼你,宝贝儿,你这身礼服可真漂亮……”

说话间,沈恪把脸埋在她的礼服深v处,深深嗅着她身上的香气,惊得慕婉婉花容失色。

她可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亲密对待过!

“放开我!禽獣,我是慕家的孙小姐,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,我奶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慕婉婉激烈地大喊着,去推他的脑袋,推不动干脆就用手肘去撞他。

沈恪却顺势擒住了她的手肘,来了一个帅气的转圈,将她紧紧圈在怀里……

慕婉婉顿时动弹不得:“我让你放开我!”

“叫啊,最好叫得再大声一点,把人都叫来,看看你慕家的孙小姐,是如何勾引我的。”

“卑鄙小人!”慕婉婉愤怒地叫骂,硬来不行,她也只好求饶:“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?女人么,我可以替你叫其他美女,一定会让你满意的,只要你愿意放我走……”

沈恪的手悄无声息地摸进了慕婉婉的手包,从里面掏出一个小瓷瓶,趁着慕婉婉没有挣扎的时候,突然解开了瓶盖,凑近她的鼻尖……

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,慕婉婉不小心猛吸了好几口。

当她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,眼前开始出现幻象,脑袋昏昏沉沉,推开沈恪的手也改为无力地虚搂着他……

沈恪很满意温顺的慕婉婉,将她倒扛上肩头,大步沿着小路离开了慕家庄园,去了二号车库。

沈恪不喜欢露天席地,他更喜欢有点遮掩的,比如说车内。

没有任何怜香惜玉,慕婉婉身上的礼服被稀里哗啦撕裂。

冬天的车内虽有暖气,但升温还需要一定的时间,慕婉婉感觉到一阵凉意,不由自主地颤了颤手臂,刚想从后排座椅上坐起来,一道高大威猛的身躯猛地覆盖上来!

沈恪眼底都透着得逞的邪光,饿狼一样凶猛。

这个女人的身材比他预想中的还要火辣!

“呵,真浪!”

逼仄的车厢内逐渐演变成令月亮都羞红的场景。

远远看过去车子摇摇晃晃个不停,然而就在最刺激的时候,几名保安忽然闯了过来。

几人将车子团团围住,并且冲着里面的人喊道:“里面的人马上出来!我们接到举报,怀疑你们私藏武器,意图对老太太不轨!”

慕家今天为老太太举办生日宴是没有邀请记者的,但不排除有些记者按捺不住想要获取第一手豪门聚会的资料,所以一直等候在庄园外面,想偷偷拍一些名人进出庄园的资料……

他们听到保镖的大喊,纷纷不顾门卫的阻拦,扛着摄像机冲了过来……